鱼子酱のMisty

TTangSun:

沉迷白起
白起老婆们快叫他回家过圣诞节了!

[长得俊]标准答案

好棒啊

一分糖原:

处女作给59,感谢不看偶练也不嗑59的@槲叶落山路_ 听我叨叨那么久,没有她的督促我都磨不完这篇文。

————————————————————————
1
林彦俊接到电话的时候,他第三部戏刚刚杀青。

回程的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林彦俊走出舱门,暂时还没从疲惫中缓过神来,心中正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有哪个不长眼的人这会儿来打扰自己。而老天爷仿佛偏要和他作对,还没走出廊桥,手机就响了。

林彦俊一阵烦躁,感到脑子里有根名为理智的弦就要断掉。他努力克制发火的冲动,拿起手机看到来电人是黄明昊也没打算给对方好脸色。电话接通后, 黄明昊听到的就是对面那人一句冷到不能再冷的“什么事?”

和冷血八哥做了多年朋友,黄明昊对他这脾气早已见怪不怪。林彦俊的各种小情绪多如牛毛,稍不注意就要闹上来。睡不够要摆臭脸,小面包吃完了要嚷嚷,鞋子脏了一小块都仿佛世界末日,眉头一皱跟谁欠了他八百万似的。黄明昊想,也就只有尤长靖。那么多年来,只有尤长靖能在这些时候还让八哥笑的露出酒窝。

“农农这周三要来北京,忙完工作他说再待两天,坤坤也要回来,刚好你杀青了,难得大家都在,这周末有时间出来聚聚呗?”黄明昊继续说了下去。

都在……林彦俊想,都在啊。那尤长靖肯定也在了。上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大概两年前?疲惫一阵阵袭来,脑子昏昏沉沉的。他以为尤长靖这个人已经快要成为他生命里的过客,就和其他合作过的人一样,是队友,是同事,或是别的什么甲乙丙丁。甚至,他已经觉得这人面容在他脑海里有些模糊了。可他没有料到,突然想到尤长靖这三个字,心脏还是会一阵发麻。

林彦俊沉默的有点久,黄明昊也没有催他。他知道林彦俊在顾虑什么,或者说,自以为的知道些什么。空气濒临凝固,还是他主动开口来打破这个沉默的局面。 “彦俊哥。” 黄明昊平时极少喊人哥哥。他说,“我们几个人有多久没见了,你真的不想出来和我们聊几句吗?正廷和丞丞前两天还在拿你以前那个冷笑话和别人说,我跟你讲,那人居然笑了……”林彦俊怎么会听不出来对面的小孩是在变相撒娇,只是22岁的嗓音早没有16岁时的奶味。16岁的黄明昊就算装凶地唱个巴比龙也像是只小奶狗在吼,可现在的嗓音完完全全是个成熟的大人了。就算这样,林彦俊还是恍惚觉得,也许时间并没带走太多,黄明昊刚刚和他说话时听着也还像是当年那个16岁的弟弟。毕竟他一开始就没想着要拒绝,现在就更不会说出“有事不去”这种话。他把手机换到另一边耳朵,“嗯,那我……”话音未落,黄明昊像是怕他拒绝,急急忙忙又接了一句“哥,我和长胖已经说了你要来,他说他会来的,就算再不想见面,你俩也总不能躲一辈子吧……”

“Justin,我没有不想和他见面的意思,我只是……”林彦俊收了嘴,只是什么呢?他拖着行李箱往关外走,离出关口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就看到了乌泱泱一片粉丝的接机队伍。他没想好要怎么和黄明昊这个事情,后来一想屁孩毕竟还是屁孩,即使黄明昊已经22岁了依旧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和屁孩说那么多做什么。况且过去了几年的事,再拎出来说也说不清楚,他更不想在尤长靖和他之间做过多的解释,久而久之反而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别担心Justin,这次我会去的。你们商量好了把时间地点发给我。机场粉丝太多了,到时候再聊”进入汹涌的人群之前,林彦俊挂断了电话。

好不容易上车后林彦俊反倒没了困意,车子发动前路边还有一群粉丝举着手幅冲他挥手,他索性把车窗摇下一点,比了一个心,又告诉粉丝那么晚了回家注意安全。在一片印着“林彦俊”的手幅中,他看到有个小姑娘举着“橘&柚”的手幅,站在人群边缘。他盯了几秒,又不着痕迹的收回目光。尤长靖,他想着这个名字。车子发动,他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双眼已经看不到粉丝和手幅,窗外车水马龙。我只是什么呢?林彦俊回忆着刚刚那通电话里他说了一半的句子。而此时他听到自己在心里说:我只是想要个明确的答案。



2
cp捆绑营业是男团里屡见不鲜的事,这点尤长靖出道前就知道,他相信林彦俊一定也清楚这件事。所以当陆定昊神神秘秘地找到他,拿出手机说“尤长靖你看,你和林彦俊组的cp都有超话了”的时候,他并不觉得惊讶。

彼时他满心只想着在节目里顺利出道,他不敢去想象如果没有出道往后的日子会怎样,至于在网络上谁又和他组了cp这种事比起来真的轻如鸿毛。他一直和林彦俊玩的很好,在他看来和陆定昊还有林超泽那种玩的好没有太大区别。可以一起去全时买关东煮,晚上互相串个门,失意的时候陪伴在对方身边,以后或许还会成为多年的至交好友。他相信林彦俊对他也是这么想的。网上说林彦俊对谁都冰冷冷的只对尤长靖温柔,你看他看尤长靖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笑意。尤长靖一边刷着手机,一边看林彦俊和陆定昊在他前方不远处开始互怼。不是的,他想,那是你们都不了解林彦俊。表面上看起来很凶很冷酷,其实私下里对谁都温柔,和谁都能玩的来。这份温柔并不是尤长靖的专属。

林彦俊把他和尤长靖之间的亲密归结为一种习惯。比如说习惯性逗他一下,习惯性有事没事cue他,习惯性和他说尤长靖你该减肥了,结果那人一说肚子饿还是和他一起点外卖。尤长靖的性格真的很好,就算粉丝都戏称他为“暴力甜心”也不能掩盖这个事实。大厂里有谁不喜欢逗一下尤长靖呢?小尤老师唱歌好听,实力vocal,谁有唱不好的地方他都会耐心教你,平时说话自带一股糖味,哪怕装模作样生个气依旧显得可爱。林彦俊想,是不是因为尤长靖全身上下透露着“我很甜”这种信息,所以他喊“林彦俊”三个字,他在镜头前抓着林彦俊的胳膊,外人看起来都像是在撒娇。

上天对他们是眷顾的,至少他们的努力最后都开花结果。两个人最终一起出道,张pd说出第九名的名字是“尤长靖”,现场响起巨大的欢呼。林彦俊看着尤长靖走上出道位宝座,在炫目的灯光下,伸手拥抱住了他。

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光是cp粉,连他们的队友都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有些什么。在LA的某天林彦俊和尤长靖不知怎么一起睡过头,匆匆忙忙赶到楼下餐厅时其他人已经准备出发去舞室。当天训练的空闲,朱正廷把林彦俊悄悄拉到一旁。

“彦俊,你们两个好歹注意一点,不要太过了。你们两个今天起那么晚,长靖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不是的正廷,我们两个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彦俊知道尤长靖看起来很累只是因为昨天晚上抠舞蹈动作抠到凌晨,十天练四支舞实在太赶,尤长靖在舞蹈方面的天赋远比不上唱歌,他怕自己拖了大家的进度。林彦俊解释完之后看到朱正廷愣了一下,随后又露出一副了然的样子。朱正廷的表情明明白白告诉他:没事我都懂,我不会往外说的。

他不明白为什么朱正廷会有这样的想法,男团成员自己应该比粉丝更加看得清cp这种东西的真实成分。队里其他人也有love line,可大家最多当做是玩笑。只有在提到他和尤长靖时,众人的表情会变得微妙。有次在演唱会后台尤长靖觉得自己的耳返没有整好,伸手去后背弄了一会都没调对位置。林彦俊刚好在旁边,看到后就走过去帮他调。两人离得很近,调好后尤长靖在他耳朵旁边说自己今晚特别想喝奶茶,回北京后要不要偷偷溜出去买。林彦俊说好,他抬头看眼前的化妆镜,发现路过的小鬼在以一种特别奇怪的目光盯着他们。

林彦俊没有想到他和尤长靖在外人眼里已经亲密到了这种地步。他自认尤长靖在他心里确实有点特殊,这种特殊来自多年的熟识和陪伴,远不及谈情说爱。所有人认为他们之间什么都发生过了,事实是什么也没发生。他们最近的距离是出道夜的拥抱,那一刻他确实有亲吻眼前人的冲动。他也曾在失眠时辗转反侧,脑海里全是尤长靖的面孔,可这些念想在太阳升起时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未存在过。



3
Nine Percent解散那天九个人没有攒饭局,大家在北京的别墅里叫了海底捞的外卖。小队长秉承原则,队里只要有一个未成年人就不能喝酒,杜绝一切出事的可能性。一群嚷嚷着要喝酒的家伙只好作罢,最后喜茶代酒,火锅升腾的雾气中九人举起杯子,喊着“未来可期”

不知道是谁开始提了大厂,一群人叽里呱啦聊起以前的事。聊到4.6出道夜,朱正廷的眼泪先下来了,黄明昊手忙脚乱找纸巾去哄他。尤长靖忽然也觉得眼酸,在大厂时每一次排名宣布他都会落泪,可他现在比任何时刻都痛恨分离。他扭头看向左手边的林彦俊,那人正把一盘牛肉下到锅里。尤长靖想起大厂的时候九十九个人去吃海底捞,他们一大桌人去拿调料,只剩他和林彦俊坐在位置上。进厂之后忍耐太久,他看到火锅就像饿了十天的狼看到一只羊放到面前。尤长靖摇着林彦俊的胳膊说我们先吃吧,不知道多久他们才回来,我好饿。然后林彦俊就拿起一盘牛肉,一筷子全部扒拉到锅里。偷食后两人还把空了的盘子放在一盘没动过的肉下面,试图毁尸灭迹。现在他看着面前锅中红油翻滚,不知怎么就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在里面烫了一遭。

散伙饭本该伤感,不过队里有范丞丞黄明昊和小鬼,再严肃的场合最后也会变成小学鸡混战。尤长靖眼泪没来得及落下,就被卷入抢食的纷争。

随后就是一阵鸡飞狗跳。筷子碰筷子,漏勺捞出来的菜带着辣油,滴得满桌都是。蔡徐坤开始还和王子异试图维持一下饭桌秩序,结果闹到后面自己也加入了战场。

尤长靖的虽然戴了很久吃货人设,抢食速度却完全比不过一群零零后的弟弟们,锅里肉都快被捞完了他也没抢到几块。全场剩下的唯一一块火腿在浮在汤上,几双筷子同时出击,火腿最终被林彦俊夹走,黄明昊踩着椅子哇哇乱叫,抨击林彦俊一点也不懂得尊老爱幼。

“我爱幼啊” 那块被他夹回来的火腿落进了尤长靖碗里。“我怎么不爱幼了?”林彦俊瞥了黄明昊一眼,对着尤长靖脸不红心不跳地说:“02年的小朋友,队里最小的那个是不是?”

尤长靖整个人都因为林彦俊这句话定住了。他看到对面范丞丞送进嘴里的肉瞬间掉了出来,王子异和蔡徐坤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盯着他们,朱正廷对小鬼嘀咕了句什么。奇怪,他想,我没有喝酒,为什么现在看着林彦俊会觉得头晕?

当天晚上九人闹到很晚。凌晨两点养生男孩王子异不得不赶一群玩的上头的小孩回房睡觉。尤长靖躺在床上,林彦俊还没洗完澡,吃一顿火锅身上都是味,他猜这个家伙会比以往洗的更久。尤长靖睡不着,他睡觉时一丝光都不能有,而浴室的磨砂玻璃门透出来的光对于他来说实在太亮了。于是他只好玩手机,上了一下微博,发了今天大家吃海底捞的照片,再加上出道时九人的合照,配字是:
“2018.04.06—2019.10.07
Goodbye Nine Percent
未来可期”
最后不忘艾特队里八个人。

尤长靖发完微博,没看评论就直接下线了。说到底,不管粉丝是怀念还是控评,他看完内心都会泛酸。他不想自己睡前大哭一场,第二天起床眼睛肯定肿得没法见人。他放下手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到今天饭桌上林彦俊给他夹肉,林彦俊说的那句话,他想自己当时晕乎乎的一定是过于感动。往下他就不敢多想,好像再想一点结局就会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林彦俊洗澡出来,刚洗完的头发还在往下淌水。他轻手轻脚走到床边,看到对床的尤长靖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茧。他想确定尤长靖是不是睡着了,伸手过去轻拉了一下被子,尤长靖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林彦俊你要干嘛啦?”

“我以为你睡了”林彦俊小声说。
“你还在洗澡你觉得我能睡着哦”那人装模作样地对他生气。
“抱歉啊,今天洗太久了。我去客厅吹头发,你先睡吧”
他准备要往客厅走,尤长靖从被子里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没事的,我现在也没有很困,你就在这边吹头发就好”

林彦俊坐在自己床上吹头发,吹风机的呜呜声灌进尤长靖耳朵。床头灯开着,尤长靖只把一双眼睛露在被子外面,林彦俊是真的很好看,他想。那人脸部的轮廓笼罩在暖黄色灯光里,垂下双眼,这么看着就比平时要温柔许多,不会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场。尤长靖不小心就看入迷,直到林彦俊对他笑出酒窝“尤长靖你看我看那么认真哦”,他才慌乱地收回目光。
“我只是看不下去你这样蹂躏自己的头发!”
林彦俊一听更乐了:“那你是要帮我吹头发吗”

“不是!”

尤长靖面对林彦俊口是心非也不是一两次。几分钟后他还是认命一样爬下自己的床,坐到林彦俊床上帮他吹头发。林彦俊现在的发色是最原始的黑色,之前换发色换的过于频繁,他的头发差点就要不堪重负。队内造型师勒令林彦俊四个月内都不能染发,于是他就只好一直顶着黑发到现在。

黑发顺毛的林彦俊看起来很乖。尤长靖一边给他吹头发一边思想神游,林彦俊抓着他的手说尤长靖你吹风机靠太近了要烫到我。他赶紧回神,认真帮林彦俊打理他那头顺毛。
尤长靖吹头发不像林彦俊那样粗暴,十多分钟后才吹好。他拔掉吹风机电源线,把东西塞到床头的抽屉里,说好了林彦俊你赶紧给我躺下睡觉,折腾的我到现在才能上床。
而林彦俊这时突然出声叫住他:
“尤长靖,我有话要对你讲”

尤长靖还没反应过来,林彦俊就伸手环抱住了他。他们极少有这样的肢体接触,出道舞台上他可以抱回去,现在却不知手往哪处摆。

“尤长靖,我知道你现在很害怕。”他听到林彦俊对他说“你害怕解散后未知的一切,你不想去面对离开Nine Percent单飞的生活,我知道你也很想以前的日子……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会陪在你身边的,一直。不管你最后去了哪个公司,还是别的什么,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尤长靖趴在林彦俊肩头抽泣的时候,他想林彦俊真是个混蛋啊,我本来今晚没想哭的,这个家伙害我哭到眼睛肿,我明天早上都没法见人。



4
和香蕉娱乐的合约到期那年尤长靖没有续签。不过这倒是外界预料之中。彼时他是华语乐坛顶尖歌手,出道几年大小音乐奖项拿了一堆,待在香蕉实在屈才。各大公司早早就对他抛出橄榄枝。众人对他的选择有各种猜测,押的最多的是签滚石或是自立门户。没想到,尤长靖最后去了周锐的工作室。

说是工作室,周锐早把它做成一家唱片公司。签的第一个艺人是昔日偶练好友钱正昊,发行了两张小有名气的专辑。随后又挖掘了几个有潜力的新人,近几年公司办的还算有模有样。听闻尤长靖要和香蕉解约,周锐几乎是第一时间联系了他。

尤长靖在接到周锐电话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去。周锐和他说来我们公司吧,你可以和昊昊一样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锐哥不会禁止你点外卖的,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音乐,平时员工福利有各种零食礼包。最后还特意加了一句,不介意携带家属。

尤长靖在电话那头莞尔,即使不用说那么多他也会选择去周锐那里。他承认四年过去,他还是放不下大厂。听到“携带家属”他忍不住笑了,心说周锐如今的消息不像以前一样灵通。

接风宴当天周锐显得尤为高兴:“我们公司现在不得了,大厂最牛逼的两个vocal都被我挖到了,锐哥以后靠着你和昊昊发财啦”
尤长靖回他:“周美人魅力不减当年,你要是不转幕后,继续出卖一下色相,肯定比我发专辑要赚得多。”说完差点遭到周锐痛打。
“我怎么没发现出了大厂那么多年尤长胖你变得和范丞丞一样皮了?果然近墨者黑。”

席间周锐悄悄问尤长靖:“你和林彦俊怎么了?都没人通知我,我不知道你们两个现在是……这个样子”

怎么了,尤长靖也说不上来,他们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Nine Percent解散后尤长靖和林彦俊开始单飞,忙的脚不沾地。尽管如此林彦俊还是拼命挤出自己的时间,每个星期抽空陪尤长靖吃个饭,和尤长靖写写歌,有时甚至会带点吃的去给尤长靖探班。

那天晚上尤长靖结束一个音乐节目的录制,助理告诉他林彦俊今天来探班,顺便接他回家。他走出电视台大门就看到林彦俊的车停在前面。已经是深冬了,北京的妖风刮的他脸生疼。他裹紧羽绒服一路小跑到林彦俊车上,这么一小段路他的手就冻得发红。尤长靖把手放到空调前回温,林彦俊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怕冷,过来的时候还不把帽子戴上,是不是想感冒”

林彦俊递给他一个盒子。“什么东西?”尤长靖问他。
“上周你说特别想吃的那家蛋挞,我给你买了”

尤长靖不说话了。他并不迟钝,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不是感受不到林彦俊对他的态度。林彦俊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可是尤长靖从未觉得这种重要会和爱情两个字扯上关系。他和林彦俊可以是任何感情,唯独不是爱情。他会因为林彦俊而感动,为他流泪,陪他同甘也共苦,可这与爱情无关。尤长靖想,爱情不该是这种答案。

如果林彦俊仅仅把他当朋友,当做是很好的兄弟,尤长靖不介意再去稍微动心一点。坏就坏在他能感受到,林彦俊不止把他当朋友。他不清楚在林彦俊心里尤长靖这个名字是否和“爱”字搭边,即使这样,林彦俊今天的行为也让他不敢再做出回应。尤长靖生性不是叛逆的人,甚至可以说是胆小,生平做过最疯狂的事就是不顾家人反对踏入娱乐圈。他害怕一切未知和预料之外,知道自己身上最值得的是什么,天赋这张牌他必须打好,所以从开始到现在的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在这个圈子里不越雷池半步。很早之前他就看清自己对林彦俊有些难以名状的感情,他觉得没关系,只要它不是爱什么都好。林彦俊要是一辈子拿他当朋友,他可以放任这情感自我发酵一辈子。
可现在,尤长靖想,我不能因为这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毁了你也毁了我。

“我们还是分开一阵子吧”尤长靖深吸一口气,终于开了口。“你工作挺忙的,老是过来陪我都没有休息时间。我明年工作量也会变大,不一定有时间每周和你吃饭了……”

林彦俊一个急停把车停在了路边,“尤长靖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工作挺忙的……”尤长靖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要哭了。
“不是,这句的上一句”
“我们分开吧”

没有加“一阵子”,林彦俊想,“我们分开吧”,尤长靖这话说的和小情侣分手似的,真的好笑,好像我们在一起过一样。

他们两个都不再说话,林彦俊沉默着把尤长靖送回家。到了尤长靖公寓楼下,林彦俊把车停了,坐在那,也不开口。他在等,等尤长靖再说些什么。一分钟过去,尤长靖什么都没说,林彦俊想,尤长靖哪怕不说话,他过来抓着我胳膊晃两下,我就不生气了。

而墨菲定律往往在这种时候应验。尤长靖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晃他的胳膊,反而解开了安全带,把手里那盒蛋挞放到一边。他说:“林彦俊,再见,回家注意安全。”随后就要拉开车门下车。

林彦俊一把抓住他的手,语气里几乎带上一点乞求:“尤长靖,你没有别的要说的了吗?”
尤长靖垂下眼,“我今天很饱了,吃不下蛋挞,留给你吃吧”

林彦俊顿时松开了手。他说行,你说分开是吧。林彦俊拿出手机,当着尤长靖的面,将他所有联系方式删的一干二净。

“那就不要再见面了”林彦俊这句话,是他们两个之间到现在为止最后一句话。

一周后黄明昊打电话过来,张口就是“你和尤长靖分手了吗?”林彦俊黑着脸,直接挂断了电话。

尤长靖挖着杯子里的冰淇淋球,说:“其实就是工作太忙不联系了而已。还有锐哥,我和他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



5
答应赴黄明昊的约,要说尤长靖心里没一点波澜是不可能的。算算日子,他和林彦俊已经整整两年没有联系。

刚闹翻那阵,就有媒体传二人不和的消息。长达半年没有任何媒体拍到他们一起出行的照片,原本都是很喜欢在节目里cue到对方的人,却突然刻意回避。林彦俊和尤长靖的粉丝开始没日没夜的互撕,战况比起2018年5月那次有过之而无不及。微博上cp粉整日以泪洗面,说我饭的cp终于还是be了,这一对cp曾经令我相信爱情。

尤长靖看到这些东西都头痛不已,他说过很怕看到骂自己的言论,但他更怕林彦俊受到牵连。风口浪尖上他只好出来澄清,说关系不好是没有的事,他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只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忙了没有见面,私下还是联系的。

其实也没什么,尤长靖想,就当是解绑,我没了他还不行了么?

他把自己投入到工作和音乐中,不分昼夜连轴转。助理劝他说:“尤老师您歇几天吧,这张碟不用那么赶,再这么下去你身体要撑不住了”

尤长靖知道自己只是需要不停做些什么来填满自己,空闲下来难免想到林彦俊。他并不怕想到那人,清醒的时候想到林彦俊他心情不会有太大起伏,他甚至庆幸自己及时止损,保全了他们繁花似锦的前途。偶尔难受,也不会难受到像针扎,他觉得可能闹翻的不是林彦俊而是陆定昊他也会是这种感受吧。只是在那些午夜梦回的时候,尤长靖从睡梦中惊醒,拉得密不透风的窗帘让他无法判断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理智尚未回魂,那时他觉得心脏很空,脑海里只有一句话“我和林彦俊从今往后就是陌生人了”


聚会的地点最终定在九人以前常去的一家饭店,时间是周六下午五点。被小鬼吐槽说你现在五点钟就开饭啊,黄明昊说你懂什么要是结束的早大家还能去续个场,他有个朋友在附近开了家ktv,到时候谁都别找借口趁机溜掉。

林彦俊是当天最晚到场的那个,下午去见了他刚杀青那部电影的总制片人,各种事宜商讨下来费了不少时间,又碰上北京堵车高峰。他赶到饭店已经是六点,推开包厢门,发现整张桌子唯一剩下的位置夹在尤长靖和小鬼中间。

坐在门口的温州人反应是何等的迅速,林彦俊一推门进来,黄明昊第一个开口:“我还以为影帝今天要放我们鸽子了,林彦俊你再晚来半小时盘子都不给你剩了你知道吗”说着就要站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

林彦俊没让他完成这一善举,走到黄明昊位置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将他摁了回去。顺带拍了一下小孩的肩,意思是让他别掺和那么多闲事。
“抱歉啊今天有事来晚了,这顿饭算我的吧”
林彦俊脱了外套,在一群人的注视下非常自然地坐到了尤长靖旁边的位置。

一顿饭吃的还算和谐,几个小学鸡在,气氛总不至于冷场。期间有谁提到了偶练后来推出的几季节目,小鬼嘚瑟的说总之是不如我们当年风光,大家便一起笑了。林彦俊和尤长靖之间不像众人想的那样尴尬,但从头到尾也没说上几句话。至多是林彦俊刚入座时两人打了声招呼,吃饭时帮忙递个纸巾或饮料。

尤长靖从看到林彦俊走进来的那刻就开始心悸。座位只剩下他身边这个,他既怕林彦俊坐过来,又怕林彦俊当场和别人换位置,他知道这一幕发生时自己会比想象更难受。

万幸林彦俊最后还是在他旁边坐下了,他强装镇定,把之前乱七八糟的情绪全部压下去,对林彦俊小声说了句“嗨”。
尤长靖今天穿了件鹅黄色的衬衫,笑着对林彦俊打招呼的时候林彦俊愣了一下,几秒后才缓过神来。他想:甜心就算到了三十岁依旧是甜心。他之前筑起的围墙,七百多个日夜的纠结和不安,在尤长靖笑容面前全部溃不成军。

尤长靖其实很想说些什么,可林彦俊不主动开口和他说话,他话到嘴边又变成一团棉花,堵着怎么也说不出口。所以他只好整餐饭都和右边的陈立农聊天,一边用吸管搅着玻璃杯里的饮料,眼神却往林彦俊的方向飘。

见到昔日的好友尤长靖自然是高兴的,可这饭吃到后面他开始觉得索然无味。他想,也许这就是唯一答案了吧。他们两个从相识到陪伴,一起走过多年,最后不过各有各的归途。他心底那点说不出的念想到底算得上什么呢?这是一个还未开始就要结束的故事,林彦俊不是他的白玫瑰更不是朱砂痣。非要做些形容,也只是他心口一根倒刺罢了。

尤长靖觉得自己挣扎了那么多年是时候放下了,眼神又瞄到林彦俊夹了一块鸡翅,好像是要往尤长靖的碗里夹。

林彦俊看到这道菜下意识反应是“尤长靖爱吃的”,习惯性就要夹给他,等到那鸡翅快要落进尤长靖碗里他才觉察到有什么不对,按理来说他不该在这种时候给尤长靖夹菜。于是筷子生硬地拐了个弯,那块命运多舛的鸡翅最终还是掉进了林彦俊碗里。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林彦俊感觉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他稍微扭头看向旁边的尤长靖,发现那人也在看着他,两人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对视。尤长靖想到刚刚那个场景,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他终于正式和林彦俊说出了两年以来第一句话:“林彦俊,你刚才那个笑话还是好冷哦”


吃完饭后一群人转战附近ktv。尤长靖首先被推出来唱歌。
“主唱大人live!我们要听主唱大人的live”小鬼和黄明昊又开始在一旁乱叫。

尤长靖被几个小孩吵的头痛,边往点歌台走边问:“所以你们到是说想听什么啊?”
“rap!尤长靖唱rap!”
“昨日青空也行,我想听我们主唱的成名曲”
“九十九朵玫瑰花”
尤长靖说是让他们点歌,也没理会他们的嚷嚷,最后兀自点了一首《我永远记得》

“啊……长胖唱这首”
“对,就唱这首,谁有意见?”尤长靖一个眼刀飞向刚才说话的范丞丞

前奏响起,包厢里还有人在吵吵闹闹,等到尤长靖唱出第一句歌词,周围瞬间就安静了。很多人曾经称赞尤长靖的歌喉像被天使亲吻过,而他的声音确实有着魔力,能安抚一切躁动的心灵。

林彦俊坐在尤长靖斜对面,尤长靖的眼睛盯着屏幕上的歌词,他盯着尤长靖安静唱歌的侧脸。看尤长靖闭上眼唱高音,纤细的手指在轻轻打着节拍,林彦俊觉得心中的森林飞速生长,藤蔓缠绕心脏,动物迁徙,天降暴雨,洪水决堤淹没一切,前方有光,诺亚方舟出现。他想,有什么东西就要呼之欲出。

然后他看见尤长靖拿着话筒站了起来,朝他的位置走近,尤长靖唱到“你却守护我,安全地降落”,他向林彦俊伸出了手。



6
北京今年的夏天格外闷热,林彦俊站在周锐公司对面的树荫下,等尤长靖下班,才一会功夫,他背上的衣服就被汗水打湿了。

他给尤长靖发微信“还要多久下班?”
几秒后尤长靖就回了他消息“你等我五分钟,我现在从楼上下来”

不一会林彦俊就看见尤长靖背着双肩包,从公司门口小跑过来。那人今天穿了件oversized的黑T,衬的他更小更白。

“干嘛不在车里等我,外面多热啊。你在这站了多久?出那么多汗。”
“不久,就一小会,我容易出汗你又不是不知道。站这里等你你比较容易看到我。”


半年前那次饭局过后,他们心照不宣的选择和解。对对方,对生活,也是对他们的过去和未来。

从ktv出来后林彦俊和尤长靖说,我送你回家吧。那人好像料到了他会说这句话,点点头上了林彦俊的车。路上尤长靖有些乏了,但他有光就难以入睡,于是头抵着窗子闭上眼假寐。车子在红灯前停下,他感觉到林彦俊的右手覆上了他的左手,五指穿过他指尖的缝隙,合拢,与他十指相扣。尤长靖猛的一阵鼻酸,心说:林彦俊要是让我丢面子现在哭出来,看我一会不掐死他。

林彦俊把尤长靖送到他公寓楼下,尤长靖和他说谢谢和晚安,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林彦俊拉住了他。多么熟悉的场景啊,尤长靖想。只是这次不同的是林彦俊拉过他,紧紧把他抱在了怀里。

他上楼之前林彦俊当着他的面把他所有联系方式都加了回来。最后甚至小心翼翼的在尤长靖脸上亲了一下,他说:“我下周末找你吃饭,尤长靖你要空出时间给我”

尤长靖一脸无奈,装作敷衍的说“好吧好吧”,心却是雀跃,他想,这次我知道了。

于是他们回归从前的生活。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去找对方吃个饭,看个电影,或是两个人在公寓里待上一下午,写歌,打游戏,做饭。有媒体拍到他们时隔两年共同出行的图片,传到网上又是一阵轰动,可外人说些什么他们已经不再在乎。两年的时光没有消磨他们之间的任何,比从前多出的是深夜街道旁的牵手,影院里的亲吻,耳边的情话,情人节的惊喜与性爱,以及那一份他们以为永远不会存在于彼此间的爱情。

尤长靖想,林彦俊确实不是他心头的朱砂痣和白月光,他没有在林彦俊身上体会过浓烈的爱,从未有过为他牺牲一切的想法。但世间一切并不是非黑即白,爱与不爱也不是那么泾渭分明。他一直觉得他们之间不是爱情的模样,其实不过不是他想象中爱情的模样。爱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它藏在山川与昼夜,从寒冬到盛夏,是出道夜那晚的拥抱,也是现在他们躲在隐秘角落里的亲吻,它存在于所有日常的细微末节和少年人的胸膛。所有的一切早在故事开始就生根发芽,陆定昊不行林超泽不行,林彦俊从开始就注定是他的独一无二。幸好,幸好我最后终于有一分勇气,幸好林彦俊他牵住我的手。


“今年的夏天真的好热”尤长靖说,他和林彦俊才牵手走了两分钟,手心都是黏糊糊的汗。
“所以你干嘛把车停那么远!”
“没车位了,我来接你你还对我那么凶啊?”
林彦俊看着身旁牵着他手的尤长靖,没来由的想到2018年的LA,他们在环球影城,站在冰淇淋车那里排队的自己被朱正廷暴力拖走,走出人群的时候他非常认真地说了一句:“尤长靖不吃冰淇淋吗?”

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

他低下头,用温柔的嗓音对身边人说:“尤长靖,一会你想吃冰淇淋吗?”



end.